度巴生蚝批发养殖合作社
广东度巴水产科技有限公司

生蚝的历史你知道多少-穷人的蛋白质

作者:禹豐生蚝批发养殖合作社来源:禹豐生蚝批发养殖合作社网址:http://www.omerbase.com

在如今风光的生蚝坐上海鲜界C位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都被称为「穷人的蛋白质」。 著名大众点评作家狄更斯在一本我没有看过的书《匹克威克外传》里曾经说:“贫穷和生蚝似乎总是在一起。”


在很古代的罗马统治时期,不列颠一度是欧洲的生蚝著名产区,出口大国。但自从罗马人跑路后,被他们带动流行了四百多年的吃蚝潮流几乎销声匿迹。直到中世纪教会颁布了所谓的「禁肉令」,生蚝才重新又出现在英国人民食谱中。

刺身蚝.jpg

十八九世纪,工业革命的发展使生蚝的养殖和捕捞变得更容易——每天都有从Kent和Essex的大批量生蚝走泰晤士河水运到直接运到Billingsgate码头(1850年时建成了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水产市场),小贩们卸货后马上就可以支个摊子开卖,故几乎伦敦的每条街角都有生蚝摊。


由于鲜嫩的口感,饱满的蛋白质,低廉的价格,生蚝很快就和后来出现的炸鱼薯条在广大穷苦群众心目中并列为美食双雄。他们不但当零食生吃,当下酒菜腌着吃,还用来代替比较贵的牛肉做各种黑暗料理。有一道最受下层欢迎的维多利亚时期菜肴大名就叫「牡蛎派」,并且定律是越穷的人往里面的生蚝就加得越多。。。

但就是这么便宜的生蚝,也有人负担不起。大约在1830年左右,伦敦城出现了一名令所有生蚝小贩闻风丧胆的叫做爱德华丹多的奇男子,被称为Oyster eater生蚝吃货。


不过丹多可不是一般的吃货。他的策略是长期在各个生蚝摊溜达,然后找一家合眼缘的坐下来点上个二三十打(1打=12个),搭配等量的酒水面包一口气吃完,然后再给老板说对不起没有钱


这种情况下气愤的老板除了暴打他一顿也没其它办法。然而对丹多的生蚝霸王餐事业来说皮肉之伤根本无所谓,哪怕进了监狱,出来后也照吃不误。据说有一次出狱当晚,丹多就直接冲进一家生蚝店消灭了13打外加5瓶Ginger beer

他名气大到当时的鱼市场有一种告示叫做——“小心丹多出没”,报纸也经常追踪动向。

后来在伦敦实在是混不下去了,他只好拓展业务去了肯特郡,然后在参观完几乎肯特的所有生蚝店和监狱之后,终于在1832年染上霍乱挂在了Coldbath Fields监狱,医生回忆说他临终前还回光返照拼命吃了八只蚝。丹多最后被埋在监狱院子里面,大家很有人文关怀的用生蚝壳子铺满了他的坟墓。



有意思的是,在丹多纵横生蚝江湖那些年,包括狄更斯在内的很多吃瓜群众都对他充满了好感。尤其是他在屡次被抓收监的自我辩白,更是为他圈了不少粉。


流传比较广的是有一次在法庭上面对地方法官质问,丹多理直气壮的表示: 既然生活在一个食物充足的国家,我为啥要挨饿?还对那些过着优裕生活的特权阶级发出了灵魂拷问:“凭啥你们那么多人可以欠钱骗人过奢华日子,还被其它人吹捧膜拜,而我只是赊账吃点(?)生蚝,就要被揍被抓监?”相信当时除了特权阶级和生蚝老板们,可能都觉得蛮有道理吧。


现在的英国,由于过度捕捞和海洋环境污染,生蚝产业早就不如当初。尽管政府近年在举措号召复苏,但无论如何,当年被丹多这样市井小民日日大啖的本地扁平生蚝(和你们爱的法国贝隆生蚝同品种),已经变得稀少并昂贵。现在我们餐桌见到的多是后来引进养殖的Rock oyster太平洋岩蚝。